那些白菜网站好领体验金_耽:一生只吻你一回

2020-01-10 08:53:37 来源:互联网

那些白菜网站好领体验金_耽:一生只吻你一回

那些白菜网站好领体验金,01.遇见

吃完晚饭,苏晨像往常一样,一个人穿着夏季的运动装就到外面的街道跑步,那时,还是夏季,回来的时候热热朝天,就在公寓大楼的外面那里就见到了北墨和一个女生在接吻,吻得沉醉,甚至让人觉得周围的一切都不能打扰到他们;

苏晨从来不会在意这些事情,跟李北墨一起住在对门已经五年多了,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工作,苏晨的生活几乎和李北墨一点交集都没有,除了每天进进出出大门偶尔会遇上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各自安好,说不上是最好的同学,也说不上是相知的邻居;

苏晨用毛巾擦擦汗水,正要回去的时候,在那边吻得正欢的北墨忽然注视了苏晨一眼,那时,他正捧着女孩的脸,这一个细微的眼神被刚好被苏晨看见了,苏晨连忙转过头,心跳忽然加速,赶紧往电梯那边走过去......

夜晚的时候,苏晨像往常一样,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影,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着一部比较老的美国片,电影是一部老旧的爱情片《断背山》,苏晨被公司的女同事安利看了这部电影,是李安导演的经典之作,其实剧情也并没有那么感人;

甚至一度,苏晨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在他昏睡下去的那一刻,门铃“叮当”一响!

苏晨很好奇,晚上十一点多了,是谁会造访!

打开门!

“李北墨?”......“这么晚了,你到我家来干嘛?”

他抱着一个海豚抱枕,穿着睡衣,可怜巴巴地看着苏晨,李北墨的身高要比苏晨高,脸型就像韩星一样,一个眼神,就能迅速把人吸引住,也许就是这种眼神,苏晨毫不犹豫地把他放了进来;

李北墨说,家里的空调坏了,可否借宿一晚;

苏晨点点头说可以,这是苏晨搬到这儿来之后,第一次看到李北墨主动造访,有些意外,又有些期待!

可是......意外来得太突然,苏晨忘了还有《断背山》那一出;

没想到,李北墨一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电视银幕上的两个主角在......

苏晨脸颊一红,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尴尬的一刻莫过于此;

“那个,李北墨......我同事介绍我看的,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北墨嘴角微扬,“嗯!”了一声,然后说:“你以为我想到什么了!”

“额......哈哈!你没想歪了就好!”

苏晨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了一口气,这还是第一次,苏晨这样紧张过,怕别人误会,虽然和李北墨没什么交集,但是终归也是邻居,还是大学同学,要是以后在朋友或者其他同学中传开了,也不好做人;

李北墨刚想往沙发上一坐,忽然又转身跟苏晨说:“哦!对了,苏晨,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女朋友?”

“......”

苏晨有一次哑口无言了,苏晨不是没有女朋友,而是根本找不到,大学的时候,宿舍所有人都脱单了,就他一个人光棍节自己给自己买礼物,因为......苏晨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卧室里贴满了动漫海报,就连抱枕也是动漫的抱枕,而且,苏晨还有一个身份就是——

cos界鼎鼎大名的cos晨晨~~~

这个身份,跟他一起同届的同学几乎没有一个人知道;苏晨很宅,除了漫展,生活交际圈几乎只有家里和公司,平时同时聚会,苏晨也懒得去,上大学的时候,也就是毕业典礼那一次,参加了同学聚会......

李北墨眼睁睁地看着苏晨,等待着他的回答!

苏晨张了张口;

“额......可能我丑吧,女孩子都看不上我!”

“呵!我怎么觉得你这么可爱?”又一次,那个眼神,那个勾起的嘴角,像一触电一样,电到了苏晨;苏晨赶紧扭过头,不去看他......

02.无赖

“没事儿,苏晨你其实在努力一点,还是可以找到女朋友的,别到时候被别的男生给盯上了!”说着,李北墨还看了一眼旁边的《断背山》

......

言外之意就是,你即使找不到女朋友,也不能弯......

苏晨笑了笑“呵呵!额.....是啊,嗯......我肯定没有北墨同学这么厉害,大学到现在,换了不下十多任女朋友了吧!刚才在楼下,你是不是也看到我了,那女的又是你的新一任夫人吧!”

“哟!看来你还挺在意我的嘛!”

苏晨并不是在意李北墨,只是李北墨这个人太过张扬,大学时候,全班都知道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心大萝卜,女朋友换了一任又一任,苏晨也是那个班上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又不是闭耳塞听!

只不过,苏晨很奇怪的是,李北墨为什么会知道自己一个女朋友也没有,按理说,像李北墨这样的人从来不会在意别人才对!

李北墨坐在沙发上,看了看电视上的画面,不到一会儿又把电视给关了;

“以后这种电影少看!把苏晨同学带坏了怎么办!”

“不会,我就当文艺片儿来看!”

“谁让你看这些的,你不是爱看动画片儿吗?”

“同事介绍我看的!”

“什么同事,男的还是女的!”李北墨继续问道;那时,他们两个人正一起坐在沙发上,苏晨吃着刚才还未吃完的薯片,嘴角还占了点渣子;

“男的......”......“哎!不对,你怎么知道我爱看动漫?”

“猜的!”

“你别岔开话题,以后离你那个同事远点儿?”

“为什么?”苏晨好奇地问

“还能为什么,他对你心怀不轨,不然为什么会让你看这种片子!”

“人家有女朋友!”

“有女朋友也不行!”

“......”

两个人都僵住了,苏晨没有想到,李北墨这么爱管别人的闲事儿,苏晨都还没说他今天的那个女的怎么回事儿,他李北墨凭什么就管天管地全全世界啊!越想越觉得吃亏!

忽然李北墨趁他不注意,吻上了苏晨的嘴角!

苏晨一惊!大喊一声:“喂!你神经病啊?”

李北墨上前堵住他的嘴巴,苏晨“喔喔~”地挣扎了好久才停下来!

“你才疯了,大晚上的,你叫这么大声干嘛?你生怕楼上楼下不知道我们两个人男的大晚上的住在一个屋子里面是不是!”

李北墨松开手!苏晨才既委屈又无奈地说:

“要不是你刚才忽然吻我,我至于这么吃惊吗?”

“你嘴角有薯片渣,我有强迫症,看着不舒服!”

“你有强迫症就下嘴啊!!!你就不能告诉我?”

苏晨在被吻到的一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苏晨屏住了呼吸,耳边还能听到李北墨的呼吸声,他是李北墨啊,那个花心大萝卜,自己怎么会怎么可能对这一个人有感觉,那一刹那的芳心而动,苏晨眼睛睁得大大的,脸像被火烧了一样!

那天晚上,他们俩都沉默了很久,李北墨在沙发上睡着了,苏晨一个人呆在卧室里,不知道想些什么东西;

回想起傍晚时候看到的那一幕,既羡慕又嫉妒,想着想着这样睡着了!

03.去见一个人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苏晨被李北墨从床上叫醒了过来,那时,苏晨还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一脸碎岩惺忪的样子!

对着李北墨哈气:“你干什么?这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谁啊!”

“上班了,还在睡大觉呢!”

苏晨听了,赶紧看了看闹钟,心里暗暗说道“不好!”

“你怎么早点儿叫我起床啊!”

“我叫了你很多遍了,是你自己醒不过来而已!,哎!我做好了早餐了,你要不要尝尝!”

“还吃什么早餐啊,我在慢一点儿,就要被老板扣工资了!”说着,苏晨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对着房间里面的半身镜看看自己的着装,猛然才发现,李北墨就穿着围裙在他旁边一直盯着看......眼睛转都不转一会儿

......

“你看什么看!没看过大男生的换衣服啊!”

“也不是,就是......你平时都是这么爱赖床的吗?”

“偶尔吧!”

“那你平时也不吃早餐吗?”

“我要是还来得及吃早餐我早就废掉了!”......李北墨的眼镜还在那儿一直盯着看,苏晨终于忍无可忍了,跟他说“你还看,你是看上瘾了是吧!快给我出去!”

李北墨摸了摸鼻子“没有,我就是有点儿心疼,你平时一个人的时候,都是怎么过来的,平时有好好吃饭吗?你看你瘦成这样,平时一定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吧!”

“我那是锻炼的!”

等苏晨换完了衣服,刷过了牙的时候,看了看手机,已经八点多钟了,可是苏晨看了才发现!

“哎!不对,今天是星期六啊,上什么班啊?”

转头看了一眼李北墨,一边笑着一边在饭桌上优雅地拿着刀叉在锯着牛排!

“李北墨,你耍我呢是吧?”

“哈哈!没有,就是,这么早叫你起床,其实是哥们儿我有事相求!”

苏晨疑惑,总觉得从昨天他来自己家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今天早上还做了早餐奉上,不过话又说回来,昨天苏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就梦见李北墨和自己结婚了,而且还交换了戒指,还一起......

哎!不然直视自己的神经,早上之所以被李北墨叫了这么多声没有醒来,也是因为还以为自己在梦里面!

“找我有什么事儿啊?”苏晨问;

“去见我女朋友!”

.....

苏晨身体忽然一僵,心想,应该是昨天的那个女孩吧!没看到她的正脸,但是留着和瀑布一样的头发,头上还带着一个粉红色的发箍,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仅仅是一个背影就已经把苏晨迷住了;

昨天的和她的那一吻,苏晨看得出来,吻得是如此沉醉!

苏晨不知道李北墨找他一起去见他的女朋友干嘛!心底是排斥的,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见她,李北墨的朋友吗?好像也不是,同学?以前压根就没有多少交集!

就这样,苏晨一个人傻站在洗手间的门外;

李北墨好像看出了苏晨的疑虑,跟苏晨说:“就陪我去见一面而已,你放心,不会让你为难的!”

“哦!这样啊......能容我考虑考虑吗?”

“不能!”

“你非要折磨我......”苏晨无奈道,忍不住,就一下子哭了出来,一个人无力地摊到后面的墙壁上!

李北墨被苏晨忽如其来的倾诉震住了!手上的刀叉动都没有动!

问他:“你......没事儿吧?”

过了好一会儿,苏晨才慢慢地缓过气来,想起刚才的事情,苏晨自己都觉得尴尬,凭什么别人一个直男要顾及他的感受!苏晨擦干了眼泪。

“对不起,我只是太嫉妒你了,嫉妒你有这么好的女朋友,我会去的.....”

“好!谢谢你!”

04.回忆

大学的时候,苏晨几乎和班上的所有人都不怎么来往,跟花心大萝卜李北墨更是半点关系也没有;偶尔苏晨为了躲避课程教授的提问,会躲在课室的最后一排,用手机滑动着着屏幕看着最新一话的漫画,一边看着,还一边偷乐;转过头一看;

就看到李北墨趴在课桌上睡觉的那张脸,正对着他,眼睛闭着,苏晨很好奇,像李北墨这样的男生,明明样子挺有男人味儿的,可是眼睫毛还这么长;

看着看着,苏晨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就被李北墨旁边的女生听到了,瞪了他一眼,苏晨知道,那人应该就是他新一任的女朋友吧!

不是苏晨和李北墨一个系的,故事女孩喜欢得紧,就干脆来到他们这个班上蹭课了;

女孩一边看着苏晨,一边用手抚摸着李北墨的头!

李北墨像是被吵醒了一样,哈欠了一声:“哎呀!别烦我,干什么么呀!还让不让人睡了?”

就这样,一不小心,被教授听到了,老教授正好那天被班上的学校气氛给气到了,说“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作风!”

教授一碗水端平,把他们后面一排的三个人都罚到外面操场跑步;还通知了学校的辅导员,本来相安无事的一件小事儿,闹得谁都不好受!

走出教室的时候,女生还瞟了一眼苏晨手机上的漫画,那时,苏晨也正好被一个漫友安利了一部腐漫,女生对着教授大喊一声!

“教授,他上课玩手机,还看那种不健康的玩意儿!都是他害的!”

那时,全班所有人都在盯着苏晨一个人,苏晨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出过丑,紧张的动也不能动,大概所有人都以为他在看哪种黄漫了吧!可是没有,但又不敢说出来!

教授也注意到了苏晨的不对劲儿!

问了一声“看什么,让我看看......”

“我没有,我......我什么也没看!”苏晨吓得直哆嗦,那时还是冬天,脸色煞白,头抬也不敢抬起来!

教授一步步地走过来,就要把苏晨的手机翻开来看一眼的时候,李北墨抢过了苏晨的手机往窗外面一扔,扔到了外面的走廊上,爆粗地说一句:“草!就是你小子吧!打扰本公子睡觉!”

同学们哈哈大笑,苏晨这个时候才缓过神来,心想:应该是解围了,可是手机也没了!

记忆里,苏晨就大概只有这一次,跟李北墨有过一点交集;

一个月后,苏晨拿着他的那部碎了半个屏幕的手机,在图书馆里戴着耳机,听着音乐,看着说,就这样,李北墨毫无朕兆的在他的后头把他的耳机摘了下来!

苏晨转头看他一眼,就对上了他的眸子!

“谢谢你!”

“谢我干嘛?”

“谢谢你替我解围!”

李北墨没有再说什么,后来他的女朋友从不远处叫了他一声:“北墨我们去吃饭吧,太晚了,我饿了!”

李北墨答应了一声!

然后转过头,从书包里随随便便的掏出了最新的一款x牌子的手机,扔到桌子上!

说:“给你!”

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晨在后头喊了他一句:“喂!李北墨,你什么意思?”

那时候正在图书馆,声音很大,几十双眼睛都盯着苏晨!

可是,事情才刚刚开始,那女生跟苏晨班上的那几个要好的闺蜜说了那天她看到的东西,一来二去,从此苏晨走到哪儿都好像被人带有色眼镜看着一样;

偶尔也会听到有人在他的背后说他“死变态”,那时候大学的氛围并不像现在那样开放,许多东西都接受不了,就像苏晨这样的动漫宅,也会被人说成是社会的蛀虫......

动漫社也无从说起,小群体,无从安慰;

后来苏晨就去参加了许多漫展,不断地往自己脸上涂抹各种粉黛,把自己男扮女装,把自己埋藏起来,让所有人都不认识他,有人夸苏晨扮成女生的样子很“卡哇伊”

可谁知道,苏晨从来不想把自己真实的一面揭露出来,宁愿扮作女生“卡哇伊”一辈子;

浓妆之下,是那张永远也不愿意让别人看到的表情;

就是那时“coser晨晨”就渐渐地火了起来;

后来整整半个学期,一直到学期末,放了假,过来个假期关于苏晨的谣言要慢慢退去;

05.毕业

一直在班上潜伏到大学毕业,苏晨才渐渐和班上的一些同学熟了起来,当然不包括李北墨;李北墨依旧是那样,身边的女生换了一个又一个,到最后那一年,毕业了,又全部分手了;

毕业那天所有人都穿了学士服,拿着毕业证书,高高兴兴地走出校门,在酒店的包间里大吃一顿,在ktv里面放声歌唱,从前唱的几乎是歌唱界里的灾难的教授也过来嗷嚎一声,吓哭了所有人;

真的哭了,四年一起走过的岁月,大家多多少少也有许多不舍,一起上过的课堂,还有一起追过的女孩,最后的最后,有人想起了那个不怎么起眼的苏晨;

同学们一哄而上,都闹哄哄地让他唱一首歌;

“对对对!都毕业了,怎么也得让大家记住你!”

最后,你一句我一句,就把苏晨搬上来台面,可曾想起,当年苏晨被人指指点点的时候,他们谁神出过一只手;

最后没办法;

苏晨

走上舞台,一字一句,苏晨这么多年在cos圈混的也不是白混,能歌善舞,谁也想不到,那个唯唯诺诺的苏晨也会像孔雀一样,有一天展开了尾巴,光彩夺目!

那一次ktv,只有李北墨没有来,苏晨从来不会刻意去寻找某一个人,从前不会,后来的许多日子也不会,但是那一天,苏晨就忽然想起了李北墨,在心里默念,为什么他没有来?

渐渐地从其他同学那里听到了关于李北墨的消息!

“他初恋来找他了,你们知道吗?”女生们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就是你那个闺蜜?”

“呸!谁说她是我闺蜜了!我才没有和这样的女人做闺蜜!”

“你以前不是跟她很要好的吗?是吗,苏晨!”

苏晨认得,就是她以前和李北墨的女朋友说他坏话的那个女同学,苏晨才知道,原来,那一次遇到的是李北墨的初恋;

苏晨听了,点点头;

女生们继续说道:

“听说啊,她初恋后悔了,以前甩李北墨的时候不是挺狠的吗?现在怎么后悔了?”

“李北墨啊!估计现在还在跟她纠缠着呢!”

“就是就是,不过啊,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你看看那个李北墨不是三天两头地换一次女朋友吗?”

说道最后,所有人都笑了!

苏晨听了,重重地放下手中的杯子,把旁边的女生都吓了一跳!

这一次,重伤的言语没有发生在苏晨身上,可是,苏晨还是觉得心痛;

后来,所有人都散了的时候,苏晨在回去的路上,沿着街道,那时还是夏天,晚风暖洋洋的,走着走着,苏晨一路小跑,一路上,经过了河堤,经过杨柳,经过车水马龙的城市商业圈,在那个高架桥上遇见了一个人喝闷酒的李北墨;

看着他的背影,想起了三年前他随随便便扔出一部手机给苏晨时候的样子,这样一个男生,到底私下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人人都说他是花心大萝卜,苏晨也这么觉得,这么多年,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关于他无尽的数落,人前风光的人,背后却北人说成了狗;

苏晨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转身,看苏晨一眼,嘴巴里说着的还是她的名字,酒不醉人人自醉,为伊人饮尽三千愁肠,为伊人泪满双目,说的就是李北墨了吧;

那一天,苏晨将他带回了那家,给他热敷,给他解酒;

从未想过,李北墨第二天就搬来了苏晨家的旁边;

06.为什么是她?

“李北墨,你让我来见的女朋友就是她?”

“嗯!”李北墨点点头!

这时候他们正坐在公寓附近的某一次咖啡厅里;李北墨和苏晨坐在一块;对面坐着的就是李北墨当年的初恋女友!

“媛媛,这就是我喜欢的人!”李北墨说!

苏晨转过头看了李北墨一眼,心想,他到底在说什么?什么他喜欢的人,刚才不是还说女朋友来着吗?

“李北墨,你什么意思?”

女生不顾苏晨的疑惑,点点头,抿了一口咖啡,“嗯!”了一声!然后对李北墨说:“我知道了,你幸福就好!你能有喜欢的人,我也很欣慰,当年是我不对,选择离开了你!”

女生刚想离开,又看了看对面座位的苏晨,想必是认出来了,“你就是苏晨吧!当年我有点嫉妒你!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想想还是我太幼稚了,对不起!!!”站起来,鞠了个躬!然后说道“我有事儿,先走了!”

等她走后不久,苏晨才问李北墨!

“你什么意思?什么你喜欢的人?”

“她病了......”

李北墨沉默了,苏晨在他的眼里看出了无望!

“什么病?”

“癌症!”......“你刚才看到她的头发了吗?”

“没留意!”苏晨说!

“那是假发,这几个月,她一直在做化疗,在病床上熬了很久,想起我了,给我打电话,她说想我了......还有,她希望我幸福......”

说着,李北墨大哭了起来,哭得很淋漓,从未有过,就是在从前见到李北墨的时候也是一个人一瓶酒,一座桥,现在他哭了......

“从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病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主动跟我分手的时候,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后来又控制住了,就是大学毕业的那年,她忽然又来找我了,跟我说,她还喜欢我.....那时候,我就觉得她这个垃圾,离开我了,还来找我,她或许都不知道,离开她之后,我换了一任又一任的女朋友.....就是让她看看,我有多堕落!!!她凭什么!!!”

苏晨忽然就明白了,她......赢了!

李北墨喜欢的人,一直是媛媛,为了她作践自己,活的活在生不如死,大学那几年,别人说他花心,却比谁都钟情于一个人,那种别人得不来的爱!

“那你还来找我干嘛?那你刚才说我是你喜欢的人干嘛?”

“她想看我幸福,我想来想去,只有你......”

“你以为我会跟你演下去?”

苏晨想一直逼问他,他喜欢媛媛,那苏晨他又是什么,凭什么,他可以自私,为什么我苏晨就不可以,我又不是圣母,为什么要为一个不值得爱的人跟他一起演戏......

苏晨累了,忽然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李北墨欲言又止,刚想要说什么,就接到了媛媛家人的电话!

“喂!你说什么?”

“媛媛回医院就病倒了?好!你等会儿,我马上就过去!”

李北墨慌乱地起身,看了看苏晨,跟他说:“苏晨,等我回来,我有话跟你说,我现在有事离开一下!还有这个吊坠送给你!”

说完,李北墨把一个深蓝色的十字吊坠交到了苏晨的手上,然后便直奔到外面,头也不回,剩下苏晨一个人在那个咖啡厅里!

“哈哈!”苏晨一个人愣愣地笑了起来!

桌子上还有半杯没有喝完的咖啡!

从咖啡厅看着那个冲出去的男生,苏晨从未想过会喜欢上他,就是在他搬来了的五年时间里,偶尔会看见他的样子,看着比自己高一点的李北墨,也从未动心过,除了昨天;

一下子,就乱了心神了;

或许,很多年前就已经喜欢上这个男生了吧,爱了多年,只不过自己没有发现,为什么会喜欢山他,让自己这么痛苦,明明知道他不会喜欢上自己,还抱着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那昨晚上的那些亲密无间又是什么......

苏晨想不明白;

那天,回去,苏晨,就搬家了,把房子扔下,定了机票,去别的地方,旅游,换换心情,通知了搬家公司,随便一个地方都好,不要再让他看到李北墨就行!

07.云南大理

苏晨一路坐着飞机去到了云南大理,在机上,闭上眼睛,戴着眼罩都能偶尔会幻想起那天李北墨对自己的那偷偷地一问;还有,还有大学时候李北墨坐在自己旁边闭上眼睛的那几个瞬间......毕业那一次,喝醉了酒,一路走走停停,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家里,一只手圈住他的脖子,一只手拿着酒瓶,然后.....

“媛媛......媛媛......”地叫着......

想到这些,苏晨痛心地笑着,然后又伤怀地哭着,泪水浸湿了眼罩,苏晨摘下来,让自己好受一些,同行坐在他旁边的还有一个中年四十来岁的商务大叔,穿着深蓝色的西装,下巴留着专属中年男人的胡茬,他递给递给苏晨一张手帕,跟他说:

“会过去的,不要为不值得爱的人流泪!”

苏晨点点头,礼貌地回应了一下,苏晨并不是为不值得爱的人流泪,只是为自己的无知流泪,一直很不成熟,大概宅得太久,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生,在爱情的道路上,还未开始,就是一道坑;一头栽倒,摔了一个跟头,等额头、膝盖鲜血直流的时候才觉得痛楚;

后来的某天夜里,苏晨在云南的一条小路上,一个人拿着酒瓶,像以前的李北墨一样,给自己买醉,晃晃悠悠,目空一切,云南的美景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安慰,就在这个时候;

从街角冲出了一伙劫匪,将他身上的财务乱抢一空,苏晨不介意,抢就抢吧,抢走了就算了,唯独劫匪在抢夺他挂在脖子上的那个吊坠的时候,苏晨死活不愿意放手;

那个吊坠是李北墨在他离开之前交到他手上的,苏晨恨李北墨,可是一路上还是将它挂在脖子上,给自己一点安慰,也好让自己知道,这个人,不属于自己;

劫匪抢了一会儿,见他还不放手,就动手打人,先从腹部开始,使劲地用脚踢,苏晨还不放手,肚子传来一阵剧痛,几个劫匪将他围在路边,拳打脚踢,伤到了胳膊,搭上了额头,脸也红了一块,嘴角还在流血;

一个匪徒说道:“见过不要命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

一个匪徒,拿起一旁的钢管,用力一挥,直击苏晨的脑部,哗啦啦~

一股热流从苏晨的后脑勺那里流了下来,一直流到了脖子后面,苏晨晕过去了!

后来......后来便不省人事;

再后来,醒过来的时候,躺在云南的一家医院里,眼睛睁开,看到一道光,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脸庞,后来,慢慢地,看清楚了才发现,不是!

“我是谁?我为什么有会在这儿?”

苏晨.....失忆了,忘掉了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李北墨!

坐在他床边的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蓝色西装,留着胡茬,就是那天苏晨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一个;

男人跟他说:“我是你......喜欢的人!你昨天晚上一个人出去了,被遇到了劫匪,亲爱的,幸好我及时出现,要不然,我或许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男人说着,还一边流着热泪!

“我......真是你喜欢的人?”

“嗯!”

“你叫什么名字?”

“周默!”

苏晨努力地回想一下,好像记忆里真有一个自己喜欢了很久的人,名字里面,也带着一个“墨”字!

“那......我脖子上的这个吊坠,也是你送给我的咯!!!”

“对啊,亲爱的,你忘了,这是我们相爱一周年的时候我送给你的!那时候,你还开心了好一阵子呢!”

“哦!原来是这样,我总觉得这个吊坠对我来说很重要!!!”

那天,苏晨晕过去的时候,周默出现了,报了警,将歹徒抓了起来,一切的一切,来的太是时候!

08.回程

回程的路上,苏晨还记得自己原来的家,可是后来接到搬家公司的电话才知道自己已经搬家了,从城南搬到了城北,最后几经周折,周默跟苏晨说,“搬到我家里来住吧!其实以前我已经跟你提过很多次了,你忘了吗?”

苏晨每次回到他原来住的地方,总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痛,渐渐地,就不再去那个地方了,搬到了周默的别墅,在城市的郊区,也在城北,偌大的城市,苏晨和李北墨的时间总是错开的,苏晨是程序员,从毕业之后就安安稳稳地在一家网络公司上班,每天面对着最多的就是代码;

李北墨外形条件好,还在大学的时候就被人翘去了当模特,后来渐渐地还当起了摄影师,在圈内小有名气,苏晨朝九晚六,李北墨有活动就出席,没活动就到处摄影,在全国著名的文艺杂志上还有他的摄影专栏......

上面的插图大多是他的作品;

后来有一次,苏晨在公司,又是以前的女同事,给他看了那本杂志,他们在讨论著名的模特兼摄影师北墨新一期的作品;上满是一个与病魔斗争的女生的照片,摄影集的标题叫做“我曾经既爱又恨的人——她现在要离开我了”

苏晨瞟了一眼,心里莫名地痛;可想不起来,努力地回想,依旧是那个模糊的脸庞,想的多了,就找周默,周默请他去高级餐厅吃饭,让他缓解缓解压力,跟苏晨说:“忘掉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不好吗?”

“如果能忘掉,自然是最好的,不过,幸好现在有你,周默!”

“嗯!”

说着,周默在苏晨的额头上吻下一枚印子;苏晨闭上眼睛,却怎么也感受不到来自那个男人的幸福;

“我以前真的是喜欢着你的吗?”苏晨问;

“亲爱的你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们两个之间的情感?我知道你失忆了,可是也不至于我给忘了吧!”周默振振有词,表情比谁都认真,还在餐厅,就把桌子上的酒杯摔在了地上,目光凌厉地看着苏晨,一旁的服务员吓了一跳,就在不远处的钢琴声也煞然骤停......

面面相觑!

“嗯!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说了!”

苏晨被周默的样子吓得很害怕!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前面这个男人的紧迫感!

“你以后最好别说这些,亲爱的!”

玫瑰与荆棘全然表现在了这个叫周默的男人身上,周默43岁,苏晨28岁,两个人隔了十多年,苏晨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会喜欢上这个人;

在那所他们的别墅,苏晨每天看得最多的就是他手上的蓝色吊坠,看一眼,有看看窗外的风光,一切都那么陌生;周默不经常回到别墅,晚上的时候,整座房子除了苏晨,没有别人,渐渐地,苏晨就开是神志混乱,在无数个夜晚,总会听到同一个声音!

“苏晨,等我回来!”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是黎明,一天的晨光照耀在苏晨的脸上,在这个男生的心里到底还剩什么......

再后来,在周默没有回到别墅的夜晚,苏晨就偶尔会翻开那本杂志来看,看了一遍有一遍,看着那个叫李北墨的男生的写真,似曾相识,发现他脖子上也总是带着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吊坠,也许是同一款的而已,苏晨想;但是每一次,看到这个男生的脸,总会胸口闷得慌,脑袋更疼!

那天,城市大雨磅礴,苏晨又回到了原来住的地方,在一家咖啡厅里避雨,忽然从后面有一个男生喊了他一句!

“苏晨!”

然后不顾他身上湿哒哒的样子,众目睽睽之下,从后面抱住了他!在男生胸脯贴近他的后背的一瞬间,苏晨的内心沦陷了,那双手臂抱住了他,鼻子碰到了他的后脑勺,正是从前他受伤的那里,不痛不痒,心里乱跳;

那个声音很熟悉,熟悉到经常在梦里听到!

“你终于回来了?”男人带着哭腔“你可知道?我等了你有多久?”

苏晨僵了僵身体!

“你是谁?”

09.再见李北墨

苏晨把李北墨忘掉了,人在失忆的时候会将记忆力的那些不愉快的经历抹掉,李北墨就是苏晨激励里的那些不愉快,曾经给他造成过伤痛的人,即使记起来了,也不愿意去回想,苏晨不是一直没有记起来过,偶尔也会记得一些;

比如那天,李北墨在这个咖啡店里跟他说的“我喜欢她,她希望我幸福,我找到了你......”

一句一句,苏晨就是凭着这些零碎的记忆找到了这里,越靠近就越觉得心酸,最后选择不去回想,苏晨觉得现在的生活还好,周默虽然最自己时而冷淡,时而火热,但是心里至少是有着自己的,周默会带着他去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不会提别的人;

就这样就够了,人生能有一个这样爱自己的人,苏晨还不满意吗?他不能辜负了周默,他曾经救过自己,给自己安慰,他知道周默有些时候会骗他,比如他脖子上吊着的这个蓝色吊坠,印象里它是属于后面抱着自己的那个男人的......

苏晨把吊坠摘下来!

跟李北墨说:“我们到别的地方谈谈好吗?就到你家......”

回到了以前熟悉的电梯,苏晨进到李北墨的家里,还是第一次,苏晨进他们家!

“这个还给你,应该是你送给我的吧!我记得!”

“苏晨,我怎么感觉你对我陌生了许多?”

“我失忆了!就在云南,被人用钢管砸中了脑袋!流了很多血,在昆明的医院里躺了大半个月,后来就回来了!”

“什么?”李北墨眉头紧锁!“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忘了你是谁了,但我记得,我认识你!”......“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对吗?”

李北墨低下头,沉默了好久,“我是你以前的同学,一起上大学的,我还是你一起了五年的邻居,我还喜......”

就在要说出来的时候,苏晨下意识地不想去听,马上说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李北墨被苏晨的话堵住了喉咙,如鲠在喉,那句“我喜欢你!”怎么说也说不出口;苏晨消失了大半年,这大半年里,李北墨除了在医院里照顾即将离世的媛媛,就是动用自己的关系,满天下地找苏晨;

苏晨一下子从他的世界消失了,每天回家的时候,李北墨总会到隔壁的屋子里敲敲门,每次都默念着,“你会回来吧!你会回来吧!”可是等了一天又一天,他没有回来,最后等到新的人家搬来的时候,李北墨的心彻底凉了;

在苏晨消失后的三个月,媛媛去世了,媛媛一直觉得自己对李北墨和苏晨有愧疚,临终前在病床上忽然要说跟苏晨见一面......

李北墨上哪儿找苏晨啊,他自己都找疯了,也找不到他的身影;李北墨只能在媛媛面前打马虎眼,跟她说苏晨有事到外地去了,苏晨近两个月不会回来,可是骗不过媛媛的眼睛,李北墨越是这样子,就说明他在掩饰,最后媛媛紧紧地握着李北墨的手,在人生最后还剩一口气的时候,跟他说:

“你要幸福!”

李北墨闭上了眼睛,眼泪直流,苏晨不见了,媛媛也走了,那一段日子,是他人生中最难熬的,一生中重要的两个人,就这样忽然......消失了;

“那你还能记起我来吗?”李北墨问;

“我来......就是想跟你说的,我......要跟他去荷兰结婚了,他为我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说......要让所有人见证我们在一起!”

“我问你,你还能记起我来吗?”李北墨再问“你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李北墨湿了双眼,忍住没有哭出来,他不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哭得像个娘们儿一样,纵使离开,也至少给对方留个好印象!

“你觉得,记不记起来,还重要吗?”苏晨说!

“那你还喜欢我吗?”

“或许......还喜欢吧!”

苏晨走了,留下李北墨一个人在他的公寓里面,李北墨从来没有感受到这么孤独过,对门看了五年的邻居,一下子就要跟别人在一起了;

10.尾声

三个月后,苏晨和周默一起乘着飞机到荷兰的鹿特耽结婚,在那间别墅开着车到机场,一路上经过了许多地方,有苏晨和李北墨一起上过的大学、还有他们毕业那年跟其他同学一起聚会的ktv、还有那个苏晨和李北墨相遇的大桥,还有苏晨从前住过的公寓;

一幕幕,就像幻灯片一样,在苏晨的眼里回放着,那些一起过的身影,苏晨忽然想起来了他们从前的许多事情,这一次,他终于完全记起来那个叫李北墨的男生了;

苏晨很爱他,大学的时候就开始的,每一次苏晨上课的时候,会不经意的看向旁边的那个酣睡的正香的男生,看多他一眼,就会笑一笑,为他......苏晨开始接受漫友漫给他推荐的腐漫,一开始还不觉得喜欢,可是后来,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他还记得,在毕业那年,看着肩膀上搭着的男生难受的样子,他心里很痛,想也不想地就带了他回家,给他安慰,希望他能好好的,只要好好的就行!

当李北墨搬来他家对门的时候,苏晨下意识是喜欢的,可是总是不当回事儿,五年就这样过去了,竟没跟对方多说几句话,或者接触多了,对方就会喜欢上了呢!

可是,很多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苏晨也恨过李北墨,为什么要把自己当成替代品,即使是当成朋友也好啊!

那一年,当鹿特丹教堂钟声响起来的时候,那对新人在所有人的祝福之下,交换了戒指,苏晨艰难地笑了笑,一念之间,跟一个从头都尾都欺骗自己的男人结婚了......

同年,有一个大摄影师,在他的杂志专栏上刊登了新一期的系列专辑,专辑上是同一个男生的照片,有侧脸,有睡颜,还有他大学时候cos的照片......一张又一张;

专辑的名字叫《这个我爱了一生的人,不会爱我了》

大学的时候,偶尔又一次的机会,李北墨认识了班上的那个从来不多说一句话的苏晨,就在学校的篮球场那里,李北墨躺在后面的长椅子上,那时漫天的樱花在飞舞,何物动人,最美的一刻,记录在了那个叫苏晨的画笔之下;

李北墨抬头看了那男生的背影,走进一点,探头,看看他画什么......

是一个他自己设计的十字吊坠,李北墨一想,原来,这个不怎么爱说话的男生,还会画画,还会设计,从那以后就关注到了这个男生......

再后来,就是那次班级里闹剧,他想,别人看什么跟你们这些人有什么关系,一气之下把苏晨的手机丢了出去,李北墨有些过意不起,后来就找了一款最新的还给他......

再后来,分手了,李北墨的生活乱了一通,女朋友换了无数任.....就这样渐渐地接近那个男生,跟着他去漫展,那时候李北墨也当上了模特,还学会了摄影,他的摄影从来只拍一个人......

那就是漫展上的他;

最后,搬到一起了,每天在阳台上看见他的样子,喜欢得紧,就拍下来,遇上了,就拍一张,遇上了就拍一张,许多年来,一张又一张,一共三千余张,每一张对李北墨来说,都是回忆......

李北墨是真的爱苏晨,才把他带到媛媛身边,告诉她,跟她说“这是我喜欢的人!”

那天,他鼓起勇气,扯了一个无赖的理由,到苏晨的家里,在他嘴边,轻轻一吻!

从那以后,一生只吻过那一次......

(完)

文/耽美辰光

胶莱信息门户网



上一篇:受贿超千万 内蒙古赤峰原副市长于文涛被判10年半

下一篇:乌镇互联网世界大会数字经济成热点,传统产业融合发展是王道

(编辑:匿名)